清代最后一个“青楼”在长沙:它原指皇帝住所

上海睿兆资讯网独家2019-09-04 10:5546

文/邓魏


来源:今日女报“女人词典”专栏


1


因为前几周,我在《女人词典》专栏里写了“颜色系列”,写到了“红颜”“绿帽子”“黄毛丫头”“粉红女郎”等词。有网友调侃说,要说颜色的女性词汇,最色的要数“青楼”。又有网友跟帖说,不!最色的应该是“红楼”。


我们先说一说“青楼”。


想必大家对“青楼”再熟悉不过了。你以为“青楼”是低贱之地,是为妓院量身定制的吧?错了!


“青楼”一词,原意为“青漆粉饰之楼”。青色是一种较为美好、尊贵的颜色,古代有很多尊贵的人物和神物与“青”有关,比如青龙、青帝等等,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说法。


在汉魏时期,大伙儿要是说起“青楼”时,应该不会有一点羞涩,反倒有十足底气——因为那时的“青楼”是“华丽的屋宇”,就是豪宅。


而在清代袁枚看来,“青楼”不但是豪门大宅,还是帝王之居。他在《随园诗话》中说:“齐武帝于兴光楼上施青漆,谓之青楼”,并指出:“今以妓院为青楼,实是误矣。”


所以,我们理解三国曹植的诗句“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时,就应该知道这里的“青楼”是指豪宅。后来,魏晋南北朝的许多诗文中把“青楼”当褒义词。


不过,饱暖思淫欲,由于“华丽的屋宇”常常跟奢华的生活有关,不知不觉间,“青楼”开始与娼妓发生关联。


最早称妓院为“青楼”则出自南梁刘邈的《万山采桑人》一诗,其中一句是“娼女不胜愁,结束下青楼”。这里的“青楼”就是因为承袭前人而误传。文人墨客本来就闷骚、风流嘛,干脆便以讹传讹,都把妓院叫做“青楼”。


唐代以后,“青楼”与娼妓关联越来越深入,成了烟花之地的专有名词。比起平康、北里、行院、章台等文绉绉的词语,“青楼”更形象,更风雅,也更接地气。


到了元代,“青楼”就是妓院,基本成了共识。特别是文化界更是大做文章——元代有一本记载妓女生平事迹的书便叫《青楼集》。明代有一本《青楼韵语》,说白了就是一本嫖娼指南。清代有一本狭邪小说,名为《青楼梦》。


既然“青楼”需求量只增不减,当然不可能每座青楼都建设得美轮美奂、装修得金碧辉煌,许多小场子也给自己脸上贴金,开始打“青楼”的牌子。


在千年古镇长沙靖港里,至今保存了清朝最后一个青楼遗址。那楼不高,是用青砖所砌,丝毫没有豪华之感,看上去反倒有些清冷。


我怀疑是那时的青楼投资者自以为是地认为:所谓“青楼”是青色的楼,所以用青砖而筑。


2


如果说“青楼”被文人们“笔”良为娼,那么“青楼女子”则从父系社会一开始,就注定了她们的悲惨命运。


史书记载,出现最早的妓女是三皇时代的洪崖妓。据说夏桀不但有“心头好”——妹喜,更是养着3万个女乐,好不快乐。


周朝以前一般是“家妓”,《周礼》上举了一些“女舂抭,女酒”的工作,其实都是有钱人家里养的女奴,她们的工作是陪吃、陪唱、陪睡,称为“三陪”。


当时王(皇)宫里也养着“宫妓”,但还没有出现在街头营业的有组织的“市妓”,也就还没形成青楼。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管仲任齐国宰相,他重商、重私营经济,让齐国由一个东夷小国逐渐发展成华夏大国。


齐国经济昌盛,男多女少,有的男人到了70多岁还没有娶过老婆。


七十古来稀啊,很多男人到死都是光棍。你想想,赤条条的一个个光棍,某些压力又无处释放。所以,那时的社会戾气很重,社会矛盾很深。


这时,管仲就设置了国字号妓院——“女市”。里面有七八百个国家性工作者,被称之为“女闾”。没想到这样,不但化解了社会矛盾,让老少爷们有地发泄,而且还为国增加了收益,笼络了人才。


因为“市”场繁荣,管仲一鼓作气搞起了连锁,在繁华的都城临淄试点开了七家官办的“女市”,每家有“女闾”一百人。


在此之前,一人犯罪,满门抄斩。把人都杀了多可惜啊?所以管仲就规定,只杀首犯,其他的男人卖作奴隶,年轻的女人送进国办妓院。


而当时齐桓公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俘获了大量的别国女子,除了赏赐一部分给部将,大部分也被安置在国家妓院中。


管仲的这个发明成果,很快就被其他各国山寨模仿。一时之间,官妓风靡华夏。随着商业的发展,出现了个体经营的私妓,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楼。


青楼不断发展,到了大唐走向兴盛,一直持续到宋元明清,成为中国古代社会一大奇观。


3


既然“青楼”是妓院,那为啥后人又把红楼称作妓院呢?这简直是不分青红皂白啊!


红楼,是指红色的楼,华美的楼房。其实,许多地方都有华美的“红楼”。比如武汉红楼,是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广州红楼,是广东贡院的明远楼;而北京红楼,是北京大学一栋西洋式建筑旧址。


因为在古代,与“红”有关的词语一般都与女人有关,比如“红妆”“红裳”“红颜”“红酥”“红袖”“红粉”……所以,“红楼”也指富贵人家女子的住房。


当然,也有古人把“红楼”比作“青楼”。清代周友良在《珠江梅柳记》中说:“二卿有此才貌,误落风尘,翠馆红楼,终非结局,竹篱茅舍,及早抽身。”


不过,我们翻阅古籍发现,把“红楼”当做妓院的说法其实很少。


看到这里,你的脑海里或许会蹦出一个词——“怡红院”。咦?这不是经常见到的红楼妓院呢?这是受古装电视剧和武侠小说所误导的。


没错,如今几乎古装剧里都会有一个怡红院。这几乎是古代全国最大连锁青楼。“怡”是怡情,“红”是指女人,所以现代人想当然地觉得“怡红院”,就是古人找女人找乐子的地方。


“怡红院”是《红楼梦》里最有女人缘的贾宝玉的住所。这部红楼,恐怕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红楼”了吧?


必须澄清的是,曹雪芹写“怡红院”时,并不知道怡红院涉黄,更没想到后世文人会如此侵犯他的知识产权,把他笔下的“怡红院”搞成了最大的连锁青楼。


把“红楼”当“青楼”,应该也是一百多年以来的事。青色,给人有冷静素淡之感;红色,让人以热情奔放之感。嗯,在两性那点事上,是不是热情奔放更让人激情四射呢?特别是,现代人(更多是现代男人)认为红色能激起雄性荷尔蒙的分泌,也觉得红色表示喜庆和热爱,这为“红楼”抢了“青楼”的位子,提供了理论支撑。


我们细细琢磨,“青楼”和“红楼”都像极了中国古代女性的命运——不管是施红还是涂青,不管起初是不是富贵,到后来都会任由男权社会的扭曲和把弄,给她们的世界强加了“色”彩。


唉,一座青楼,就是一部女人辛酸史啊。在那几千年的岁月里,女人们的身家如草芥,命运似浮萍。


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妓女被改造,男女变平等,“青楼”和“红楼”不再涉黄,而仅仅是青色的和红色的楼了。



编辑: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