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炒掉博尔顿,伊朗叫好

上海睿兆资讯网独家2019-09-14 09:4346

撰文 | 薛离 董鑫


美国时间9月10日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被“炒鱿鱼”。


虽然博尔顿随后表示自己是辞职,但究竟是谁炒了谁已经不重要了。


博尔顿离开后,美国的安全策略将走向何处?


特朗普的“战争班底”之一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开始,他就是美国共和党的一位重要人物,曾先后在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3届美国政府内担任重要角色。


  • 1985年-1989年,在罗纳德·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
  • 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 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国副国务卿,主管军控事务;
  • 2005年,接替约翰·丹福斯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 2018年3月,已经年逾古稀的博尔顿被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鹰派”是博尔顿鲜明的标签之一。白宫甚至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没有博尔顿不喜欢的战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他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三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特朗普自己作为鹰派代表,提拔博尔顿顺理成章。


美国媒体曾评论说,特朗普在不知不觉中组建了一个“战争班底”,这个“班底”主要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另一个就是博尔顿。


特朗普并不真的想打仗,可博尔顿想

博尔顿上任后,对于美国外交、防务局势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以伊朗为例,博尔顿在加入特朗普执政班底后,伊核协议很快被废除,局势也开始不稳。


既然都是强硬派,缘何上任一年半博尔顿便和特朗普分道扬镳?


军事评论员宋忠平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博尔顿辞职不意外,上任时间不久,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与特朗普已经出现重大分歧。


虽然特朗普自己也是鹰派,但相比博尔顿的极端理念,特朗普仍有一些利益至上的理性。


宋忠平分析称,博尔顿是一个极限施压的倡导者,总是希望以强硬的方式甚至战争来解决问题。反观特朗普,他仅是希望以施压的方式逼迫对方接受施压后的外交成果,并不真的希望采取极端方式甚至是军事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不符合美国和特朗普自己的实际利益。


回到上文提到的伊朗问题。今年6月,美国原本准备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在最后一刻被特朗普叫停。


尽管如此,博尔顿被炒鱿鱼还是略显突然。宋忠平认为,导火索是近期的阿富汗与塔利班问题。博尔顿不希望双方签署和平协议、反对美国撤军,但显然这并不合特朗普的意。


蓬佩奥更听话

博尔顿和蓬佩奥互相看不顺眼在白宫是公开的秘密。


10日当天,博尔顿本应与蓬佩奥和财长姆努钦一同会见记者。但在当天下午,博尔顿就已经离开白宫,最终在媒体面前亮相的只剩蓬佩奥和姆努钦。当被记者问及对解雇博尔顿是否感到意外时,蓬佩奥微笑着回答说:“我从未感到意外。”


宋忠平表示,博尔顿的离任,无疑代表蓬佩奥暂时胜利。究其原因,除了理念分歧之外,蓬佩奥比博尔顿更听话。


据BBC报道,有消息人士称,在博尔顿领导下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已经成为白宫一个“独立的实体”,而非总统的顾问团。相反,蓬佩奥虽然同样希望主导包括朝鲜、伊朗等事务,但过程中他更多的是贯彻执行特朗普自己的政策、理念,而非主次颠倒。


“相比博尔顿,蓬佩奥更清晰自己的定位。博尔顿上台以来,明显在和蓬佩奥争夺外交事务的主导权,前者甚至希望主导美国的外交方向,拿走特朗普的决策权。”宋忠平认为,炒掉博尔顿是特朗普“弃卒保车”的一招。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他已开除多位高官、幕僚。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两位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和尼尔森、国家情报局局长科茨等高官出走白宫的原因中,“不够听话”都能占得一席之位。


“对于蓬佩奥而言,只要稍有让特朗普不满意的地方,他的位置也并不安全,毕竟前车之鉴已有太多,正所谓‘兔死狐悲’。”宋忠平认为。


博尔顿“下课”影响几何?

博尔顿走了,对美国的外交、防务策略会有什么影响?


宋忠平对此持保守态度。他分析称,即便是博尔顿在任期间,美国对外的政策基本上还是以特朗普主导的理念为主。博尔顿有很多的政策提议都曾被特朗普叫停、否决,比如对委内瑞拉、伊朗动武,强硬对待朝鲜等,博尔顿提出的强硬措施都未能实现。目前来看,博尔顿离职,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会发生根本变化。


即便如此,在一些焦点问题中,特朗普的政策或许将推进得更顺利一些。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博尔顿离职消息一经公布,伊朗率先“叫好”。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11日在推特上评论称,几个月前博尔顿曾信誓旦旦地说,伊朗在3个月内将不复存在。伊朗至今仍在,走的是博尔顿。他还表示,随着博尔顿这位战争和经济恐怖主义的最大支持者被免职,白宫在了解伊朗真实情况方面遇到的阻碍将会减少。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还注意到,就在解雇博尔顿的前一天,9月9日,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透露,愿意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谁会是博尔顿的继任者?


据CNN消息,在博尔顿离职后,他的副手查尔斯·库珀曼将代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也已经开始讨论谁将正式取代博尔顿。


今天(11日)下午,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对此事也做出了表态。她说,无论谁担任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中方都希望他能够为促进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发挥建设的作用。


资料 | 海外网 环球网 澎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