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笔下的慈禧逃亡与珍妃之死

上海睿兆资讯网视频2019-09-18 14:2646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的兵力,总共才有几万人,可是为什么战争开始仅仅才一个月的时间,清朝统治者便失去了大沽,丢了天津,一直让敌人长驱直入迫近到北京城下呢?


就在八国联军即将攻入北京之时,大喊大叫的西太后也只能在三十六策中选出了走为上策的法宝,悄悄地换上普通妇女装束,丢下了文武百官,带上了光绪、大阿哥等,分乘了三辆普通的骡车,慌忙逃命而已。


可是她就在这百忙之中,还没有忘掉贬到冷宫的珍妃,她传令太监崔玉贵把珍妃推进宁寿宫后面的井中给活活淹死。


又有一种说法,就是当慈禧临亡命时就令太监崔玉贵从冷宫把珍妃带到面前,对她说:“我本来打算带你一起走,因为沿途盗匪横行,你年纪又轻,恐怕会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情,那倒有损宫闱的名誉。你还是现在自尽了吧!”


珍妃听了,自知必死,也就顶撞道:“皇帝应该留在京里……”慈禧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大声怒喝道:“你死在眼前还胡说什么!”于是便喝令姓崔的太监把珍妃推进宁寿宫后面的井里。光绪看到了这种情形,不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珍妃就这样被人给害死,于是就硬着头皮连忙跪在地上替她求情,慈禧冷笑说:“你起来!现在不是你替她讨情的时候,叫她去死吧!也好惩戒惩戒那些不孝的孩子。”珍妃这时已被崔太监扯了出去,尚在泪眼晶莹地不住地回头来看光绪呢!不多时崔太监回报说:已把珍妃推入井中盖上井盖了。


慈禧就像是得了胜利似用眼睛望了望光绪,但她这种对于胜利的快感霎时便消逝了!因为无情的外国鬼子已经一步步地逼近了耳边。她只能逼着呆若木鸡的光绪快上骡车,并叫人把车帘放下,以免有人认出。自己上了一辆车子,另一辆车则是令光绪的皇后和珍妃的妹妹瑾妃乘坐。她更坚嘱李莲英道:“你不会骑马,但需尽力赶上,不得走失!”这时不敢从前面的宫门走,他们遂悄悄地溜出了神武门。


只有一心想要自己儿子大阿哥去当皇帝的载漪(yī)和对于满汉种族界限有着十二字诀“汉人强,满人亡,汉人疲,满人肥”的军机大臣刚毅和鼠目寸光、汲汲( jí )保持自己禄位的顺天府府尹兼军机大臣赵舒翘骑马随行。


当到了颐和园,稍事休息的时候,又有太监来报说:“洋鬼子追来了!”于是又如惊弓之鸟似的爬上骡车急急忙忙逃走。急行了六七十里,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好容易到了贯市,才投宿到一个回民家里,当然不敢吐露真名实姓的了,只能说是下乡逃难的过路人,路经此处求多关照,等等。吃的是既冰冷又不干净的剩绿豆粥,夜间只有慈禧一人睡在土炕上,其余的一行人便都睡在地上


一直挨到怀来县,这时因为一些王公大臣已陆续赶到,护卫的喽啰也有了,才敢露出皇太后的大架子来。这时都再也不吃绿豆粥睡土炕了,慈禧住的是县太太的房间,光绪则是住上了县衙内的签押房,皇后等则占了少奶奶的屋子,也吃到了县内最上等的菜饭,并且当庆亲王奕劻和军机大臣王文韶赶到时,慈禧还把自己吃剩下的燕窝汤分赐给他们吃哩!尽管如此,她还向他们诉苦说:“你们在这三天所受的苦,大概也跟我们差不多,我们已经是狼狈不堪了!” 从怀来起身到太原又到西安的沿途,受罪的再也不是这行人了,而是沿途的老百姓。当然沿途的地方官由县直到巡抚总督,谁不拼命地来孝敬过路的太后和皇帝?吃的、住的、花的,虽然赶不上宫中生活万分之一,但是在沿途各个地方说来,已是一种沉重非常的负担了。反正是用不着地方官自己来掏腰包,强行摊派在广大的农民身上,谁又敢说个“不”字呢?我记得过去曾在一个私人笔记上,看到慈禧一行人在沿途以及到了西安以后的情形,似乎有这样一条,就是在逃亡期间,随行亲王每日的生活费,是每人五十两白银,其他王公大臣依次递减。姑且不论别的,逃难中的亲王生活尚且如此,那么,皇帝和太后的生活,更是可想而知的了。


在这里还要补叙一下珍妃被害的一种原因。珍妃和她的妹妹瑾妃,都是当时的侍郎长叙的女儿,姓他他拉氏。


据说,光绪在选皇后的时候,本是看中了珍妃的。但在慈禧的压力下,他不能不同意选立副都统桂祥的女儿叶赫那拉氏——慈禧的侄女为皇后,而以珍妃姊妹为嫔。既然叶赫那拉氏皇后是由赝造的人为爱情而来,在结婚后,光绪当然仍是要爱珍妃而疏远皇后的。但皇后是有她姑姑——慈禧做奥援的,当然也就会经常向慈禧去汇报她在爱情上竞赛不利的消息了,于是慈禧也自然就会恨上了珍妃。这时的珍妃,恰如被老虎给盯上了的孤身旅客一般,只要一有机会,老虎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在光绪亲政之后,有一天,这个妒恨的发火点爆发起来了。


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光绪既是宠爱着珍妃,光绪又亲了政,像是珍妃的家中哥哥志锐等,便也钻了这个空子,兴风作浪起来。例如,向他托人情纳贿赂的种种事情也就发生了。慈禧是不能放过这一点的,于是就在这种借口下,说珍妃和这些卖官的事有关,更抬出“祖制”的大帽子来,狠狠扣在珍妃头上。就在这种得理不让人的前提下,慈禧摆出了最高家长——帝母太后的威风来,责打了珍妃几十大板,并把珍妃和她的妹妹都降号为嫔,又把珍妃贬入冷宫之内不让她和光绪有见面的机会。


这固然也只是当时宫闱中的一段家庭风波,可是在那朕即国家的封建制度下,母子的失和,兄弟的不睦,都是会把这种风波的影响扩大到当时的政治上去的。光绪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心爱的珍妃,受到了这样的摧残和侮辱,可在“以孝治天下”的封建道德束缚下,是无法向自己的母亲——慈禧去反抗的。不过,公然反抗既不能,心中的愤恨却是封建道德所限制不了的东西。光绪又怎能不恨这别有用心的老家长,又怎能不想摆脱慈禧的严格约束?所以我常想,像是在戊戌政变中的兵围颐和园的计划等,这固然是由于新旧两派的尖锐矛盾和冲突,谁又能说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家庭的关系在内。


再想慈禧在那所谓“八国联军”已经逼到眼前,在那手忙脚乱准备逃走的瞬间,还没有忘掉杀害珍妃的性命,可以说慈禧的心毒手辣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


《我的前半生》(2019年版灰皮本)


爱新觉罗·溥仪 著


哈尔滨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