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最后一个中秋节,王熙凤缺席,贾

上海睿兆资讯网社区2019-09-19 15:1646

中秋节那天,贾母伤感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凤姐的缺席,是另有原因。



本来,这个中秋节应该是欢欢喜喜的,因为以前,二儿子,也就是贾母最为得意的贾政,由于公务在身,总不能回家过中秋节,而这个中秋节不同,贾政难得休假在家,可以一大家人真正过个团圆节了,所以贾母兴致很高,不顾山高路滑,要到山脊处的凸碧山庄上去赏月。


当贾母带领他们贾姓家人击鼓传花娱乐的时候,贾赦讲了一个笑话。说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母亲生病了,请来一个婆子针灸。婆子说这病是心火,只针肋条就好了。这家儿子说,肋条与心那么远,怎么能针好?婆子说,不妨事,天下心偏的父母多着呢。这个笑话很可笑,大家听了都笑起来。贾母当时没有反应,过了半日,才说话:“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从这里开始,贾母的心情开始不好了。这个大老爷,因为是长子,由他袭了祖上的官,相比弟弟已经很好命,可他成天不务正业,只好女色。确实,贾母不喜欢贾赦这个儿子。贾母背地里的话:“老爷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


贾母不喜欢贾赦,所以会偏心贾政。但这真不能怪贾母,换作谁都会喜欢贴心的、争气的、能支撑门面的那个儿子!


自从贾赦要贾母得力的丫鬟鸳鸯,贾母不给,贾赦已心存不满,或许又因此及彼,想到了诸多贾母一碗水没有端平的地方,心中有积怨,导致在中秋节这天借着说笑话发泄出来。贾母什么人,一听就明白这笑话是真对她,但是又不好说别的,只好闷在心里。


不想贾赦的第二轮“进攻”又开始了。


假如你不满一个人,这个人非常讨厌一件事,那么你就非做这件事不可,这是不是变相对抗!对的,贾赦就是用这一方法对抗贾母,继续发泄自己的不满。贾环由于自身和赵姨娘的关系,非常不受待见,人见人烦,当然贾母也不例外。而贾赦偏偏要在贾母跟前赞贾环:


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 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 "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 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这不仅仅是对抗那么简单,他话里藏着玄机。贾母爱宝玉不爱贾环,就像爱贾政不爱自己一样,所以他不自觉地把自己归为贾环一类——读书不好——惺惺相惜,所以他使劲说咱是袭官的,不作那书呆子(贾政)来气贾母。



贾母经过这两次的敲打,是往心里去了。所以她早早结束了贾姓家人的聚会,说:


“你们去罢。自然外头还有相公们候着,也不可轻忽了他们。况且二更多了,你们散了,再让我和姑娘们多乐一回,好歇着了。”

后来的事也能证明贾母生了贾赦的气。贾赦不是回去的时候脚崴了么,两个婆子后来向贾母报信,说已无大碍了。


“只见方才瞧贾赦的两个婆子回来了,说:"右脚面上白肿了些,如今调服了药,疼的好些了,也不甚大关系。"贾母点头叹道:"我也太操心。打紧说我偏心,我反这样。"因就将方才贾赦的笑话说与王夫人尤氏等听。

为什么贾母要讲给王夫人尤氏等人听?这就像我们受到了委屈,心有不甘,左一遍右一遍告诉别人,以求安慰一样。证明贾母真的往心里去了。




贾母爱热闹。本来贾政难得在家一回挺高兴,不想被贾赦搅了局,不欢而散了。之后,和女眷们在一起时,发现少了薛姨妈和宝钗、宝琴三个,又少了生病的李纨和凤姐,觉得冷清,贾母才感慨:“……偏又把凤丫头病了,有他一人来说说笑笑,还抵得十个人的空儿。可见天下事总难十全。”说毕,不觉长叹一声。


可见凤姐缺席中秋赏月并不是贾母伤感的主要原因。而是因为受到贾赦的敲打心情不好引起的连锁反应。